【王叶】吾家有树初长成

*去年给一本王叶茶会合志写的,要求是童话风,一脸懵逼@_@于是大概跟童话也没什么关系……

这篇我不是很确定有没有解禁,不过已经时隔一年了估计没啥问题吧,如果相关人士看到觉得有问题请告知我删除谢谢。



1

叶修家里有一棵树。

别人家的树都安分地种在花盆里,他家的树安逸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冰可乐,看着欧洲杯。

还能不能好……

叶修觉得不太能好。打从某天回家看到家里多出来一个人,那人还颇有几分主人家的派头,这日子就没正常过。

 

2

说起这棵树,最开始也是一棵很普通的树,种在青瓷大花盆里,摆在客厅向阳的地方,是叶修家里为数不多的绿植。

树是苏沐橙送的,理由是叶修烟抽得太凶,屋子里需要摆点绿植净化空气。叶修不觉得安置一两棵盆栽植物就能让空气变得多清新,但反正也不是很占地方,摆着也就摆着了。

叶修养树养得很是漫不经心,三天两头忘记浇水,除草除虫更是从没有那个意识。树的生命力可算相当顽强,在这么恶劣的生长环境下居然也茁壮成长了起来,长成了一棵……嗯……玉树临风的……人。

严格说来也不是人。

树还在,这个自称王杰希的家伙号称自己是“树灵”,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这是一棵成了精的树。

 

家里有棵成了精的树,对叶修来说最大的困扰在于原本已然不显得多么宽敞的住房空间,这下更是挤得慌。

一棵树不占地方,一个大男人却是到处占地方。沙发要分一块儿给他坐,电脑要分一台给他玩,床还要分一半给他躺。

前两样问题不大,最后一样问题非常大。

身为一棵树,难道不是站着就能睡觉么?为什么非得横躺在床上不可呢?

对此叶修提出过疑问,王杰希的说法是:

有床不躺,偏要站着,是不是傻?

树傻不傻叶修不知道,王杰希肯定不傻。好在当初买的是双人床,不然他恐怕得被自家的树挤得被子卷卷睡沙发。

然而双人床也不是买来便宜树的呀……

偶尔半夜翻身醒了,看着旁边那张睡得特别香甜的脸,叶修想:

罢罢罢,一棵树,大概这辈子也没享受过把脸埋在被子里高枕无忧的感觉。

反正是棵树,睡觉很安静,不踢被子,不打呼……

就由他去吧……

 

树也不是纯粹赖在家里当米虫,还是会提供一些回馈的。

比方说,当初苏沐橙宣传的净化空气功能,树就做得相当到位。

还是一台全自动的移动式空气清新器。

叶修很喜欢呆在这台空气清新器身边,清清爽爽的,神经很自然就能放松下来。

王杰希爱看书,叶修就抱着笔记本赖在他身旁,炎热的夏天无风自凉,月底一看电费账单,数字甚是可喜。

家里养棵树还能节省电费,恐怕连苏沐橙也始料未及。

 

然而省下来的电费总会从别的地方支出去。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作为一棵树,他怎么能是一个吃货?

王杰希不仅是吃货,而且嘴特别挑,以前叶修动不动泡面管饱,自从有了一棵树,泡面从此在家里绝迹。

不谈泡面,叶修买回来的食物王杰希多半也是看不上的。于是一来二去,家里买菜做饭的任务就落到了王杰希头上。

除了烧开水,叶修一辈子没开过火,但一棵树又能在烹饪之道上走出多远呢?对此叶修很是存疑。

百闻不如一见,吃过一次树做的菜,叶修再也想不起来他的宝贝泡面。

树当然不会做菜,王杰希打印了一堆菜谱,现学现卖。不得不说做任何事情天分都无比重要,同样的菜谱,叶修照着试了一次,虽然不至于不能入口,却也总觉得欠着点火候,跟王杰希的作品完全不能比。

也许树在处理食材方面独有一份过人的直觉,这就是所谓种族天赋的差异吧?

叶修坦然地承认不足,接下来自然是能者多劳,他心安理得地大块朵颐。

各司其职,刚刚好。

 

虽说王杰希吃五谷杂粮生冷不忌,种在盆子里的树还是需要浇水的。

看着王杰希手持花洒给“自己”浇水,叶修好奇地凑过去采访。

什么感觉?王杰希想了想:清热解渴。

说得也是,水都直接往土里浇的,最多也就是土壤湿润一些吧。

那如果从顶上浇下来呢?

叶修瞒着王杰希偷偷试了一次,王杰希落汤鸡一样冲出厨房,湿淋淋地从后面抱上来,叶修激灵灵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洗澡,换衣服,折腾了老半天,那天的晚饭足足延后了一个小时才吃到。

 

作为树灵,王杰希跟叶修想象中的超自然现象很不一样。

除了偶尔跟树联动,王杰希身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走路从不用飘的,瞬间移动只是一个传说。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异功能,那就是王杰希特别能种花。

叶修家有一个小阳台,王杰希来之前阳台上光秃秃的,偶尔落上一两颗烟头;自从家里有了王杰希,整个阳台就被各种叶修说不出名字的植物占领了。

带回来的时候多么缺乏生气的花花草草,让王杰希随手一摆弄,转脸都能生机盎然。

王杰希带回来的花草古怪得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也从来不向叶修解说那些花花草草的品种来历,只胡乱起些名字叫着顺口就行。

于是叶修家里有了顶着一朵大红花的独活、一碰就咬人手指头的飞刀剑、白天爬满整面墙晚上全部缩回盆子里的冬虫夏草……

有一天一觉醒来,叶修发现冬虫夏草仿似一夜之间突然枯萎了,墙也不爬了,整棵变成了灰褐色,赶紧拿了花洒过来要浇水,被王杰希拦住。

别动它,冬眠了。

叶修看看炎炎日头,掐指一算,刚入秋没多久。

好吧,也许在这种植物的观念里一年只分夏天和冬天……

 

叶修担心王杰希也会冬眠,万一眠了,开春醒来发现一阳台的花花草草都被他养死了,不知道会不会发飙。

等啊等,等到入了冬,王杰希还是活蹦乱跳着。

很好,看来这个品种不会冬眠。叶修盯着客厅里那棵抖落了几片叶子的树,安慰地想。

还没安慰多久,王杰希拿来一把做园艺的大剪刀,咔嚓一下,一根树枝应声而断。

叶修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去,捡起落在地上的树枝:你剪它干嘛?

我这个品种,冬天要剪枝的。王杰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叶修瞧出来那是冷汗。十枝连心,一刀下去,必须是疼的。

不能不剪么?

不能。

于是叶修只好看着王杰希一刀一刀把树剪成了光杆司令,到后来手抖得剪刀都快拿不稳。

叶修默默接过剪刀,手起刀落,剪掉了最后两根树枝。

王杰希歇了两天才把这口气缓过来,叶修一个劲儿摇头:没事自虐着玩儿,你这个品种急需优化。

这就是优化,王杰希说,现在我有新能力了。

 

王杰希的新能力属于保密事项,很长一段时间叶修都没看出来哪儿有变化。

直到有一天,他不幸拧了背,那滋味可真不好受,随便动一动都疼得犯抽。

好在家里还有一个人可以帮着贴膏药。

叶修把膏药交给王杰希,脱了上衣趴在床上,等了好一会儿没动静,正怀疑那棵树是不是不会用膏药,背上忽然一痒。

那触感,贴上来的绝壁不是膏药!软软滑滑的感觉沿着敏感的背脊游走,叶修整个人都懵了。

你……在干什么?叶修抖着声音问。

治疗。王杰希气定神闲地回答。

治疗的效果十分立竿见影,等叶修再从床上爬起来,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整个人神清气爽。

王杰希抱着胳膊微笑:看,新能力。

因为被剪了枝所以自动衍生出的治愈力么……叶修不知道应该夸他还是应该想办法吐槽。

槽多无口,整个人都红得跟虾米一样的叶修选择了遁去洗澡。

 

10 

跟树的关系慢慢地变化着,从一开始有几分抗拒,到现在像家人一样融洽,叶修也说不上这是怎样一个奇妙的过程。

如果有一天回来发现树不见了,大概会非常不适应吧……

王杰希不见了。

一开始叶修以为他只是出门买东西,等到晚上也不见人。半夜叶修独自坐在客厅里,对着那棵树,不知道该作何打算。

是去了别的地方?出了什么事?还是只是回到了树里?

树不说话,没人能回答他。

叶修伸手摸了摸树叶。

开春新长出来的枝叶,鲜嫩而脆弱,指尖一碰,就泛出一片荧荧的绿光。

绿光?

叶修才要仔细看,绿光忽然大盛,整间屋子飞快地被光芒吞没了。

再能看清东西的时候,叶修发现自己坐在一棵大树下。大树枝繁叶茂,冠似穹庐,仔细看,每一片树叶都淡淡地泛着光。

远处的背影十分眼熟。叶修站起来,向那方走去。

王杰希抬着头,仰望浩渺星空。

这是我出生的地方,他说,即便长得慢,早晚有一天我也会长成这样。

指的是身后那棵大树吧?

挺好。叶修给予肯定。

你那屋子装不下。王杰希指出了现实问题。

叶修想了想,好像的确是个问题。

那就搬家。

王杰希笑了,指向遥不可及的天空:看,今晚是星星落下的日子。

满天流星霎时如雨,璀璨了整片夜空。


评论(6)
热度(261)
  1. 不问岁月任风歌秋之一叶 转载了此文字
 

© 秋之一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