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那些年

*给全明星合志《TAS》写的王杰希个人原作向粮食文,本子已经完售了,这边贴一份。

自己的文隔一段时间看总是能看出不少问题,于是稍微修订了部分词句。每个赛季一个小片段,侧面描写居多,那些年的王杰希、微草和荣耀。


 

-Season 3-

 

三零一度和微草对战的前一天,吃过晚饭,杨聪趁着没人注意溜进了比赛场馆。

即将到来的是第三赛季第二轮比赛,三零一度的主场,同时也是杨聪职业生涯的揭幕战。

队里的前辈说:“小杨你很紧张吗?不用紧张啊,这么多前辈罩着你呢!”

说得跟是要拉帮结伙出去打群架似的,杨聪翻了个白眼,搓着因为加强练习而稍有些累的手指,跑来熟悉场馆。

不是第一次来了,但以往每次,来是来了,却都坐在观众席里。区别只在于是纯粹扮演观众的角色,还是带着属于训练营新生的某种憧憬,看向台上的角度兴许有这样那样的不同,却同样都是自下而上的凝望。

站在那个比赛台上向下看去,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呢?杨聪不止一次设想过,却没有一次能够得出满意的结论。

明天——就是明天了!杨聪搓着手指从侧门钻进去,还没来得及生出什么新的感慨,就一眼看到即将属于他的地盘上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就那么站着,随随便便地立于台上,却不是面对着观众席。他面朝比赛隔间的方向,抬着头,在看上方漆黑一片的大屏幕。

那一块是主屏,两侧各有几个副屏,比赛开始之后,这些屏幕将分工合作,尽职尽责地向现场观众呈现赛场上每一个角落的画面。而现在,它们都是静默着的,屏上漆黑一片,甚至没有赛前赛后会点缀在上面的荣耀标志。

杨聪故意加重了脚步声,走到台下,朝上面打了声招呼。台上的人听到了,收回目光,低下头来,杨聪发现他有一双明显不对称的眼睛。

这下不需要介绍,他也知道这个不经允许随意入侵他人领地的家伙是谁了。那个时候荣耀圈子还不算太大,谁家有个倍受看好的新人在整个职业圈里都没办法成为秘密。

何况还是个在首轮比赛里技惊全场的新人。

那场比赛包括赛后的记者招待会杨聪都看了,记得那个长着一双大小眼,臭屁得不得了的小子,名字好像是叫王杰希。

果然够臭屁,杨聪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这小子就站那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股子盛气凌人的样子,仿似全然不知道谁才是这地方的东道主一般。

杨聪扯了扯嘴角,还没蹦出个字儿来,就听上面那位出声了。

“杨聪?”

喲,看来自己也名声在外了啊!杨聪心里那点被人捷足先登的小疙瘩立刻销声匿影,顺势扯出一个笑容。

台上的人又伸出右手:“王杰希。”

杨聪一看,还没成型的笑容顿时僵了一僵——大哥,你站那么高,我胳膊得多长才能握得到您那爪子啊?!

王杰希像是也意识到了两人之间存在的海拔差,观察了一下高度,轻轻一跳从台上跳了下来。不到一人高的台子,倒不至于扭了脚,落地转身,他又一次朝杨聪伸出手。

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杨聪当然也得表现出相应的礼貌。双手交握,杨聪觉得这个场面有点扑腾腾地朝外冒傻气。

两个十八九岁的大男生,老气横秋地在个没人的空房子里握手致意,这都玩的什么跟什么?

然而,一面这样想着,别扭着的同时却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在心里滋生。即便对方也只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但对杨聪来说,这却也的的确确是他头一次跟其他战队的选手握手。

从此以后,就要站到同一个赛场上一争长短了;从此以后,他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不仅有了战友,也有了对手。

他忽然明白对面这个人刚才在看什么了。

无声的小隔间,漆黑的显示屏,那里将是他们起步的地方,也将会记录下未来属于他们的每一场荣耀。

“明天,比赛加油。”受到感染,杨聪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蹦出这么一句话。

下一刻他就吐血了。对面那个家伙挑着一大一小的眼角,微微一笑:“当然,我们会赢。”

虽然受到了感染,杨聪可还没忘,这家伙口中的“我们”指的只可能是微草战队,绝不包括正跟他在这儿手拉着手的自己。

“有志气,放马过来,我们也没打算输呢!”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杨聪放下了豪言壮语,丝毫不觉得作为一个还没上过场的新人在这里大放厥词是不是有哪里不合时宜。

 

第二天,杨聪亲身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我们会赢。”那之前,对清一色赞赏王杰希的声音他还是稍有不服的,那之后,他服了……

王杰希,王不留行……风景杀躺在地上,杨聪悲愤地想:他是新人,对面那个——是怪物!

 

 

-Season 4-

 

“我以为你在记笔记!”黄少天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往喻文州手里的本子上瞅。

“是在记笔记啊。”喻文州笑笑,翻过那一页,妄图掩盖证据。

黄少天不服:“那鬼画符一样的东西是笔记,你当我傻?”

“是笔记没错啊。”喻文州说,“不过是只有我自己能看懂的暗号罢了。”

黄少天大惊失色状退开老远:“队长,你该不会是潜伏很深的谍报人员吧!不不不别告诉我真相,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喻文州笑而不语,黄少天又去琢磨他那个涂鸦一样的符号。

一个三角,下面扣着个半圆,再下面又戳着个三角,旁边画了把叉子,另一侧,一个箭头从左向右,指着一个问号。

看不懂啊队长!

喻文州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站起来,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对手是微草,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一万次了!”黄少天扬起下巴。别说微草,就算嘉世,他都老早老早就准备好痛快淋漓地一战了。

 

事实证明,他们是真的准备好了,蓝雨赢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当然也没有字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但比起无数次从视频里看到的上赛季那些撞墙的选手和队伍,蓝雨本赛季首次对战微草,那是一点没感受到难度。

这是第四赛季的第三轮比赛,喻文州若有所思。

王杰希?他想起印象中那个自信满满的少年,以及上赛季看到的那种与之相符的,锐不可当的气势。赛季开始之前,他就早早把微草和那些有历史的豪门强队一并列入了重点关注对象。

然而等蓝雨真正碰上微草,他却发现跟想象中的情景好像有点不一样。这些不一样,前两场比赛就已经露出了端倪,待到亲自上场一试,他就更加有了确信。

 

记者招待会结束,喻文州在选手通道里遇上了微草某个落单的队长。

表现不佳的人,似乎不打算去见媒体。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喻文州走过去,明知故问。

王杰希抬了抬头,看到是他,又垂下视线:“想点事情。”

两人毕竟称不上熟稔,喻文州也不好继续探问,就公式化的聊了两句今天的比赛,准备走人的时候,他思索片刻,自言自语般地说:“我很期待明年的微草。”

王杰希再次抬眼,带着些微的讶然,只一瞬,又转成十分的笃定。

“你不会失望的。”

喻文州想,这句话就像战书一样——一封自己写给自己的战书。

他不由得更加期待了。去年,那里站了一个才华横溢的选手;明年,站在同一个地方的,是否将会是一支坚不可摧的强队?

这之间转变的过程,喻文州想,就在眼前了。

 

 

-Season 5-

 

如果说方士谦从来没有想象过微草荣获冠军那一刻的情景,那一定是骗人的。

他想过,不止一次,反反复复,做梦都想。

于是几年来第一次站到决赛门槛上,老江湖如方士谦都不禁有些按捺不住情绪了。

选手的心情对比赛影响很大,过于紧张和过于激动都是不好的,方士谦当然深谙此理。吃过晚饭,换上跑鞋,他决定出去慢跑。

固定的呼吸节奏,固定的动作频率,初夏的熏风吹在脸上,清爽多过黏腻。心绪逐渐平复下来,一步步向前,梦想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一切又都显得有些虚幻。

但方士谦知道,这一路走来,没有任何虚幻和不真实可言。走到现在,每一场比赛背后都是数不尽的汗水和扎扎实实的努力。

当然,也需要一点点运气。而对微草来说,最大的幸运无疑就是拥有了那个被称为“魔术师”的人。

在这件事上,方士谦不得不承认老队长的眼光比他好得多。当他还拂不去眼前的疑虑的时候,对方已经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后的远景。

或许,并不是眼光独到,而是有着一份很深的期冀。已经退役的那个人一定也曾做过一个冠军梦,一个比自己更悠远、更宏伟的梦想。

他只是找到了愿意托付梦想的人,于是独有一份坚定,而那个承载起那份梦想的人,也已经用事实告诉所有人,他的确值得那样的托付。

其实有很多事,算来也就是发生在一两年内,方士谦却都已经记不清了。并不是记性变坏了,而是很多东西在当时就并没能看清,过后自然还原不了细节。

他甚至觉得,那个仿佛总是跟团队格格不入的少年是怎么变成团队最坚实的后盾的,这中间的过程他并不比外界任何一个好奇的人了解得更多。一切仿佛都是在不声不响中悄然完成的,他并不记得那个家伙在哪方面比别人更加努力——当然,那是指看得见的时候。

看不到的地方呢?

方士谦有些感慨,却也仅止于有些感慨。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已经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结果是,那个完全无法捉摸的不确定因素,成了一个扛旗的背影——他挺直背脊,步履从容,无声地扛起那面厚重的旗帜,带着微草走到了现在。

方士谦并不习惯总是看着一个背影,但看多了,却也逐渐开始习惯。他也开始期待,一天比一天更加期待,期待看到这样的微草究竟能走多远。

 

这么东一茬西一茬地想着,绕着街区跑了半圈,方士谦的气息开始有些不匀,一个晃神,仿佛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不是背影,那人迎面朝他跑来,视线对上,两人眼里都写着些许意外。方士谦想的是,知道这家伙有晨跑的习惯,却不知道他晚上也会出来跑步。

大约跟自己目的相同吧。

跑得近了,熟识的两人互相点了点头,就错身而过。并没有人掉头,都仍是沿着自己的路线迈步向前,相似的速度,相似的距离,又是半圈,他们在俱乐部门口再度相遇。

仍只是点了点头,从对方眼里看到相似的确信,他们一齐转身,朝向同一个目的地走去。

 

 

-Season 6-

 

“PKPKPK!”王杰希一上线,就收到了黄少天的夺命连环CALL。

“要PK找别人去,找我做什么。”王杰希回道。

“别人都不理我!”黄少天说。

“……”王杰希默,“那我也不理你。”

“擦!还有没有人性了!你都上线了,赶紧去PK!”

这是什么理……王杰希诚实地告知对方:“我上的是QQ,不是荣耀。”

黄少天眼看说不动他,叹道:“唉,怎么就没人喜欢PK呢……多好的活动,全方位多角度的实战演习,不比训练强一百倍么?”

“你们队里就找不出个人跟你PK了?”王杰希问。

“都不是对手!”黄少天说。

“截屏了,回头发给喻文州。”

“靠,千万别!虽然我说的是实话,但可不能让队长听到!哎我说王杰希你这家伙,跟我PK一下会怎样,又占不了你多少时间!”

“不能开这个头,会没完没了的。”

“你干嘛就一定要想那么多呢,先来一场再说啊!”

“不来。”

黄少天郁闷。跟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说话最郁闷人了,郁闷得他都不想说话了。

代替打字,黄少天发了一张自拍大头照过去。

王杰希看着那张挤满QQ窗口笑出两排白牙的脸,眼皮一跳:“什么意思?”

“帮我看看,有没有冠军的面相。”

“没有。”王杰希断然回道,“有我们在,你上哪儿捞冠军去?”

“呸呸呸,不敢实话实说吧你!别嘚瑟啊,今年你们遇到对手了!”

“每年我们都有对手……”

“呸呸呸呸呸!今年这个对手特别强大,包你有来无回!话说回来啊,前一场比赛录像我看了,好几个地方你明明该有办法抽身的,死扛是几个意思?”

“我抽身了,其他人呢?”

黄少天被问得一怔。他是看出了以王杰希的能力可以有别的选择,但却没有进一步去设想当王杰希采取了别的选择后,局势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那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场面,又存在着太多的不稳定因素,根本无从分析。无从分析的事王杰希已经很少去做,他总是做出最稳妥的抉择。

而在那个让黄少天深憾不能早点出道的第三赛季,留在影像记录中的魔术师似乎不是这样的感觉。

“你真的再也不打算用回魔术师打法了?”黄少天问。

“看情况吧。”王杰希说。

“哎我们还是去竞技场来两把吧!”

“免了,睡觉。”

“喂别走啊,这才几点睡个头睡!打两把又没什么损失……”

黄少天还在唠叨,王杰希已经关掉了QQ。

的确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是跟黄少天这样的高手打一场并不那么严肃的对决……

他苦笑了一下。

怕会手痒……

 

 

-Season 7-

 

天是灰的,窗外飘着小雨,水汽浓郁。

刘小别一个人坐在训练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键盘。

他在做作业——队长布置的加强练习。都是最基础的操作训练,重复而枯燥,雨滴声催化着烦躁感在刘小别心里迅速升级。

他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甚至在同期生中,他的天赋都是相当出挑的。

然而被留下来做基础训练的却只有他。

王杰希不在,并没有人督促他训练,但程序会忠实地保存操作记录,他不敢太过怠慢。

越是如此,越是烦闷,一烦,就出错。

出错是不计数的,不止不计数,还会连累之前数秒内的正确操作都清空。这该死的程序成心跟他作对一样,无机质的提示音反复提醒他重新来过,刘小别一推键盘,暴躁了。

一个倒霉蛋适时走了进来,看到刘小别的脸色,正待开溜,已经被一把拽住。

“陪我玩两把!”刘小别不容分说地把人按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袁柏清只能在心里叫苦,他一个玩治疗的,被人拉来PK,是要他恪尽职守地扮演一只沙包吗?

刘小别倒也没过于为难他。对面扔过来一张训练用的账号卡,袁柏清接住一看,拳法家。

还好,是他相对熟悉一些的职业。

登录,选图,载入。拳法家毕竟是训练用账号,跟正式选手的角色还是有差距,加上一个处于暴走状态怒气槽全满的刘小别,袁柏清三下五除二就被搞定。

打完,再来。袁柏清悲伤地发现,就算用的不是治疗,他扮演的仍然只是一只沙包。

两次……

三次……

四次……

拳法家一次又一次被放倒,袁柏清的怒气值终于也上来了。“卧槽,还来?!”面对扔过来的决斗邀请,袁柏清断然点了拒绝。

刘小别脸色不善地望过来。袁柏清的脸也拉得老长,正要发火,视线越过屏幕,突兀地定住。

“不如我来陪你打一场吧。”刘小别听到身后一个声音说。

他一个激灵,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王杰希已经绕到了对面,袁柏清赶紧识相地让出了位置。退掉拳法家,王杰希掏出自己的账号卡,刷进训练程序。

还是那张地图,对手却换了个人,看着王不留行在视野里刷出,刘小别暗暗叫苦。

这次沙包变成了飞刀剑。刘小别猛爆手速,还是被死死压住虐成狗。

荣耀——荣耀的那方发出邀请,再来。

刘小别哭着点了接受。

两次……

三次……

四次……

飞刀剑被完爆,一点机会都没有。就在刘小别已经认命地准备开始第五次的时候,王杰希终于网开一面,终止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虐杀。

王杰希站起来,刘小别胆战心惊地看过去,袁柏清努力假装自己不在场。

“你还差得远。”王杰希说,“基础练习额外追加一小时。”

说完看了一眼面如土色的刘小别,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中间可以有十分钟休息。”

谢主隆恩啊我!刘小别在心里惨叫。他也只敢在心里惨叫,哪敢真的叫出声来?目送王杰希的背影离去,刘小别把整张脸都埋进了键盘。

“键盘压坏了你管赔吗?”袁柏清捞着脖子把他的脑袋提起来。刘小别有气无力地关掉PK模式,切回训练界面。

练习时间是被系统折算成操作量的,每一条都有记录,不是坐着发呆就能完成。刘小别心如死灰,麻木地摸上鼠标。

“少摆那副要死不活的鸟样吧!”袁柏清说,“我听方副队说,队长是看好你,不然谁管你练不练习啊!”

不用他说,刘小别也知道。他甚至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为什么需要接受反复大量的基础练习。然而知道有什么用?这实在是太枯燥了啊……

“你说,队长刚才用了几成的功力打败我?”

“你武侠片看多了吧还几成功力!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哪看得出来……”

刘小别仰天长叹一声,然后猛然转头,以尽可能哀婉动人的眼神看向袁柏清:“陪我练吧。”

“想得美你。”

“陪我练吧~~~~”

“不干,放手!”

“发挥一点同胞爱啊!基础练习,量大从优,先来先得,过时不候……”

“滚!”

 

王杰希再绕回训练室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年轻的身影以不输PK的气势并排坐在电脑前做基础练习。

“710!哈哈哈你太慢了!”

“闭嘴,640了!”

“720……擦,错了!”

“活该!”

王杰希微微一笑,静静走开,没去打扰他们。

 

 

-Season 8-

 

高英杰一整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

没病没痛,也没什么伤心事,让他陷入这种状态的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噩耗。

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后,队长通知他:两天后的全明星周末已经帮他报了名。

新秀挑战赛,对手——微草战队,王杰希。

高英杰整个人都懵了,一时失去了应对能力。王杰希传达完毕,赶他去睡觉。

高英杰机械地回了房间,机械地洗漱,机械地倒上床盖好被子。一觉醒来,多了两个黑眼圈,人还是懵的。

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挑战王杰希,他做梦都没敢想过……

高英杰一整天都在梦游,看到他的人纷纷过来表示关切,被两只挂着黑眼圈的大眼睛空洞无神地望过来,又都纷纷识相地走开。

高英杰也想找个人倾诉一番,但人来人去,他愣是没看到乔一帆。

晚餐时间,他梦游着进食堂打了饭,食不知味地吃到一半,对面放下来一只托盘。以为是乔一帆,高英杰一喜抬头,见到的却是王杰希。

高英杰的表情可以用“大惊失色”来形容,另一边,王杰希从容地放好托盘,拉开椅子坐下,吃饭。

王杰希一声不吭地吃着东西,高英杰纵有千言万语也不敢吱声,其余人等目测这个方位云波诡谲,纷纷走避,两人周围突兀地空出好大一片空桌子。

高英杰揣着心事,发呆的时间比吃饭的长,王杰希吃完,他还剩着一大半。王杰希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还在想挑战赛的事?”

高英杰轻到快看不见地点了点头。

“不想打吗?”

不想打吗?——高英杰一愣。

他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自从知道王杰希帮他报了名以来,所有的情绪加在一起似乎就是慌张,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重磅炸弹炸得茫然无措。

然而,绕开这些,他又是否想打这样一场比赛呢?

高英杰问自己,一遍一遍地问,终于在一片慌乱的杂音里听到了那么一小点蠢蠢欲动的呼声。

王杰希,始终是他最想追赶上的那个目标,如果可以,他当然想抓住任何一个向那个高不可攀的目标挑战的机会。

然而,如果真的可以,那同时也将是他的第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就要站到那样一个众所瞩目的舞台上,发起那样一场做梦都不敢想的挑战……

高英杰一个劲儿地想打退堂鼓。

王杰希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一帆也报名了。”

高英杰猛地抬头,有些不可置信。乔一帆报名,他没有听说,那位好友甚至没对他透露过一星半点的意向。回想起来,他竟有好一段时间都没怎么跟乔一帆说上话了……

最初的惊讶过后,他又为乔一帆这个决定感到高兴。在他看来,乔一帆不是没有能力的,他当然希望好友能够在众人面前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么?高英杰有些出神地想。尽管总被称赞为天才,他却从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也从未想过应该向谁证明自己有多强。他当然知道王杰希对他的期许,但他从来不敢想自己有没有能力承担起这份待望。

现在,是到了该表态的时候了么?

他仍然不确信,拿筷子的手却比刚才稳定了一些。王杰希看在眼里,知道点到即止。

“好好准备。”他留下这句话,端起托盘离开了。

夜幕低垂,食堂里安静了下来。高英杰独自坐了好一会儿,才又扒拉了几口冷掉的饭,退掉碗盘。

 

谁也不知道这一个晚上他想了些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王杰希又在想着什么。

第二天,微草战队举队前往S市。

 

 

-Season 9-

 

很少有职业选手会真正在乎挑战赛现场,哪怕今年参加挑战赛的阵容里赫然混着好几个职业大神的名字,哪怕那注定将是一场噱头十足的决赛。

不过既然占着地利,还是有人会去看看的,虽然第二天有比赛,但身为一支豪门强队好像也不大可能需要干出临时抱佛脚这么掉价的事,这一天的微草训练室里,就出现了好几个空位子。

不是以战队名义组织的,想去看比赛的人也都是各自向队长请假,刘小别也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哪些队友隐藏在现场观众席里。

他提前半小时就到了。虽然是挑战赛,现场观众还是挺多,刘小别瞥了一眼自动售货机前排起的长队,目光在场边溜了一圈,看准一个机会,蹑手蹑脚地溜进了选手通道。

选手通道里,离休息室一条走廊远的自动贩卖机生意自然不会像外面那么红火,刘小别熟练地扫码取饮料,刚直起腰来就听到脚步声。

“小别?”没等他看清来人是谁,对方已经叫出了他的名字。乔一帆挺惊讶会在这里看到刘小别,刘小别倒是没那么意外。

毕竟即将开始的,是嘉世和兴欣的比赛。

刘小别打量着这个许久不见的前队友,他对乔一帆的印象实在只能称作模糊不清,实在也瞧不出多少变化。如果站在这里的是高英杰,自然免不了热情地寒暄一番,但刘小别和乔一帆哪怕就是同队的时候也谈不上什么交情,一时想找点话题都找不到。

结果是刘小别表示了一下对将要开始的比赛的祝福,顺便拜托乔一帆不要把他溜进来买饮料的事说出去,乔一帆表达感谢之情,并保证不会出卖他,两人就此别过。

刘小别走了,乔一帆上前买饮料,买完却也听到了脚步声。本以为是刘小别又有什么事折了回来,一回头,却看到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的面孔。

“呃……王队也来买饮料?”

乔一帆觉得这个开场白蠢爆了,但乍一看到王杰希,他一个着慌,愣是没想起来该先礼貌地问声好。

王杰希倒是没介意,点了点头,站在那儿等乔一帆买完。

乔一帆的饮料已经拿在手里了,呆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还傻愣愣地挡在贩卖机前面,赶忙朝旁边挪了两步。两步挪完站定,又发现自己好像没必要罚站一样跟这儿杵着,但直接走掉似乎也不那么合适。

他就这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地在那儿磨蹭着,王杰希拿到水,看他还站着没动,合情合理地问他是不是还有事。

乔一帆欲哭无泪,他该说什么呢?思来想去只好说要给队友再带一瓶。

这个说法很容易就被接受了,王杰希路过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乔一帆愣在原地。

王杰希没有像刘小别那样说一些加油鼓劲的话,乔一帆原本也没期待听到。被这么轻轻一拍,却让他心跳陡然加速。

还在微草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大神这么拍一拍肩膀,有时候是他在练习里表现稍好,有时候是他在队长的询问下对某场比赛讲出一点自己的见解,还有一次,是他们去网游里截杀君莫笑结果反被灭团,王杰希问起时,只有他一人录下了当时战况。

那些时候,他从不敢奢望大神这个动作背后是不是带有什么含义,他总是想,也许只是顺手呢……但现在,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已经敢去猜测这一拍之下的意思。

乔一帆面对着自动售货机,玻璃倒映出他脸上的笑容。

他紧紧攥住手里的瓶子,无比肯定,无比开心。

他知道,王杰希在对他说:干得不错。

 

 

-Season 10-

 

差距是明显的。

曾经,唐柔的感觉是高山仰止,现在,也许不至于有那么大的落差,却仍然能够感受到明显的差距。

她已经很久没有提过要跟叶修单挑,不是不想,只是那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但跟王杰希的对决却是一定会上演的,因为他们是比赛场上的对手。

她是抱着必须要赢的决心去的,王杰希把她的决心粉碎得丝毫不留情面。

唐柔无话可说。

她早已经过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阶段,也从来没有因为任何正面或负面的评价而有所动摇。她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从来都很清楚。但也总有那么一些人会以身作则地告诉她,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那么清楚。

她真正称得上有所接触的职业大神不多,叶修当然算一个,另一个得算王杰希。

陈果对王杰希的感觉一直有些微妙,唐柔却很简单。这个人很强,从各方面来说都很强。团队赛二换一,她一点也没觉得心有不甘。

她早已经知道,赢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现在感到不甘心的应该是对方。

王杰希有没有不甘心,唐柔不知道,叶修那句话她倒是听得清清楚楚。轮到她跟王杰希握手的时候,对方还兀自陷在自己的心思里,注意力显然都没有往她身上偏过。再到高英杰,那小孩眼眶里还包着泪水。

唐柔知道失败的滋味,但她从不曾因失败而落泪。她想起两年前的那个全明星周末,当时她和陈果一样,并不懂叶修为什么固执地站着鼓掌,虽然隐隐约约地,她比陈果多明白一些。

而现在,她早已经什么都看懂了。

她只对王杰希说了一句“谢谢”,对高英杰则什么也没有说。叶修那两句话也许就是这场比赛最好的注脚,但那是对微草而言。

她是兴欣的选手,她自己还没走好的路,兴许比高英杰还长。

 

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后,唐柔又一次看到了王杰希,后者背对着她,正向走廊深处走去。

那个背影,某种意义上唐柔是有几分熟悉的。那是属于肩负着许多东西的,一个队长的背影。

唐柔遥遥望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个背影这么走去,有些东西似乎轻了,另一些东西却显得更重。

“看什么呢?”叶修见她站住不动,凑过来问。王杰希的背影已经转过拐角,看不见了。

唐柔收回目光,笑了笑:“我也希望将来有机会,可以有缘会一会‘魔术师’。”

 

 

-Season Glory-

 

王杰希婉拒了队长一职,对此,喻文州没说什么,叶修却颇有微词。

“这家伙,一定是老早就知道队长会有很多杂务,才跑得比兔子还快!”

第一次出国门参加大型比赛,虽然联盟派了工作人员随行,领队和队长还是免不了要处理许多从未遇到过的事情,这两天叶修和喻文州都忙得团团转。

虽然如此,叶修也就是嘴上那么一说,王杰希的决定他还是支持的。只不过比赛开始前,他仍然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说好的只在全明星周末变身魔术师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

“媒体都这样写的啊。”

“我没这么说过。”王杰希说,“我的意思是,在适合的场合,做适合的事。”

国际赛的赛场,会适合魔术师,但这么多年过去,“魔术师”,却早已不足以指代王杰希的全部。

叫做王杰希的荣耀选手,他从不会站在不适合自己的地方。

“好好干。”叶修咬着烟笑,不太记得多年以前他是不是也对某个刚出道的小朋友说过类似的话。

“当然。”王杰希平静地回道。

 

他仰起头,看向会场大屏幕上金灿灿的“荣耀”,眼底自然地也闪动着那样的光华。

 


-Fin-


评论(12)
热度(526)
 

© 秋之一叶 | Powered by LOFTER